文章查看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塑身衣 >
王思让没说完就挂断了电话
来源:http://www.badede.com 作者:广东省英德市具石售田了餐饮文化有限公司 - www.badede.com * 发表时间 : 2021-01-07 22:19 * 浏览 :

6月22日,记者见到了西峡县农民杨红可和部分滞留俄罗斯务工人员家属。谈到两个月前去俄罗斯打工的经历,杨红可仍心有余悸,他向记者讲述了被骗出国的经过。

“我们盼望尽快回到国内,一天也不想在这里待了。”6月22日上午,记者拨通了滞留在伊库尔茨克种菜的西峡农民岳建成的手机。他告诉记者,现在才明白自己是非法的黑劳工,毫无安全可言,监工威胁回国可以,但每人至少要支付2万元的损失费。

“我丈夫还在那里打工,盼望政府早日将他们解救回国。”西峡农民靳秀芬流着泪告诉记者,她丈夫叫周林,该县军马河镇稻田沟人。电话里丈夫告诉她,每天至少工作12小时,还要加班,最长每天工作22个小时;监工时刻监视着他们,稍有差错非打即骂,完不成任务还不让休息。

两个月前,西峡县49位农民被黑中介的高薪出国务工信息吸引,在办理了旅游护照等相关手续后,踏上了前往俄罗斯伊库尔茨克的务工之旅。在遭遇不签劳动合同、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,不干活就不让吃饭等非人待遇后,其中30多人已辗转回国,目前仍有17名农民被困那里,等待救援。

“一到那里就发现上当了。”杨红可说,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,到达内蒙古满洲里,然后又坐大客车被拉到俄罗斯的伊库尔茨克市。接待人员以保证安全为由收走了他们的护照,并且不签劳动合同,只口头告知:一天至少工作12个小时,没有节假日,原来说好的每月一结算的5500元工资变成三个月结,而且每月少了1000元。当杨红可他们要求签劳动合同时,遭到了老板雇用人员的恐吓,称如果不干活就不让吃饭,走出庄园,不能保证人身安全。

杨红可说,被遣送回国时,每人仅给了一张火车票,出国时带的行李都留在了伊库尔茨克,这次出国务工不但没挣到一分钱,还每人赔5000多元。

17位农民工如何回国,本报将持续关注。大河报 记者 郭启朝 通讯员 屈连文

4月19日,为了防止他们人多闹事,老板以蔬菜基地用不了这么多人为由,将其中30多人送往几十公里外的一处建筑工地。他们拒绝乘坐老板提供的卡车,一路步行寻求中国驻伊库尔茨克总领事馆的帮助。杨红可说,东北老板王延军(音)喊来当地俄罗斯人冒充警察,将他们抓回。一周后,这批人再次出逃,被俄方移民局抓捕,遣送回国。据杨红可讲,目前仍有17名农民被迫在那里务工。

2014年3月,西峡县散布着一种涉外打工消息:到俄罗斯种菜,工作轻松、时间短、薪资高、无风险。杨红可打听得知,发布消息的是该县双龙镇人王思让和程从普。两人声称曾去俄罗斯打过工,是中国东北一老板在那里承包土地,去的话签订劳动合同,每月有近6000元收入。除6位农民提前出国外,杨红可和其他42位农民在两人的指点下办理了一个月的出国旅游手续。4月15日,王思让和程从普将他们送到北京交给对方接待人员后,便离开了。

4月27日,回到西峡县后,他们到西峡县政府信访部门反映情况。西峡县公安局指派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和双龙镇派出所调查此事。当天下午,记者电话采访了西峡县公安局长朱新昌,他表示,这40多位农民是通过合法手续办理的俄罗斯旅游签证,滞留俄罗斯务工属于个人行为,如何尽快回国,需向上级部门汇报后才能给出答复;已回国人员与中介人之间的经济纠纷,建议通过法律途径解决,目前尚未认定两个中介人存在违法行为。

当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了中介人王思让,他一开始称全部人员都已回国。当记者告诉他已获知尚有17位农民滞留那里时,王思让显得非常激动,“有朋友在国外打工,让介绍几个人过去,我又没有收他们的钱,有本事去法院告我。”王思让没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

上一篇: 针对评级机构穆迪下调中国评级一事 下一篇:没有了